首頁>法學園地>案例辨析> 正文案例辨析
向建築工地供貨的買賣合同相對方的認定及責任厘清
发布时间:2014-05-24 11:40:48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0 【字体:

尹某訴馮某坤、馮某良、某建設工程公司、某汙水治理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向建築工地供貨的買賣合同相對方的認定及責任厘清

 

 

關鍵詞  類型化區分  合同相對性  表見代理  挂靠關系

裁判要點

供货商向建筑工地实际施工人供货,实际施工人以其个人名义与供货商签订买卖合同的,不论其是否与建筑工程承包商存在挂靠關系,均应由实际施工人直接承担全部的偿还货款责任;实际施工人以建筑工程承包商名义与供货商签订合同,供货商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实际施工人与承包商之间存在挂靠關系的,实际施工人承担支付货款责任,承包商作为被挂靠企业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实际施工人以建筑工程承包商的代理人或获授权代表等身份与供货商签订合同,供货商有充分理由相信实际施工人有权代表承包商与其签订合同的,认定承包商为买卖合同相对方,承包商应对供货商直接承担全部的偿还货款责任,若实际施工人因实际上无代理权限而造成承包商损失的,承包商可另循法律途径向实际施工人追偿。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5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條

案例索引

一審: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2010)雲法民二初字第888號民事判決(20121115

二審: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民二終字第422號民事判決(2013515

基本案情

原告尹某訴稱:因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在某溫泉汙水處理廠工程施工需要,從200910月始向原告訂購一批木材,後原告將木材分多次送到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的項目工程處,木材價值合計人民幣198241.80元,並由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的專職安全員即被告馮某坤進行簽收確認。後經原告多次催收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都以各種理由推遲不付款。被告某汙水治理公司是某溫泉汙水處理工程的發包方,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是工程的承建商,被告馮某坤是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的員工,而且是貨物的接收人員。被告馮某良與本案有重大利害關系,應追加爲本案被告。原告認爲各被告均是買賣合同的相對人,應互負連帶清償責任。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四被告支付原告的木材貨款合計人民幣198241.80元,並由四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

被告某汙水治理公司辯稱:我司與原告無任何的合同關系。某溫泉鎮汙化工程是我司作爲業主與某建設工程公司簽訂的施工合同,我司與某建設工程公司存在施工合同關系,但與原告無任何合同關系,無任何法律權利義務關系。馮某坤非我司職工,其行爲與我司無關,我司與馮某坤無任何的勞動合同關系,馮某坤的行爲不代表我司的行爲。

被告某建設工程公司辯稱:我司與原告不存在買賣合同關系,我司從沒有向原告購買過任何材料。馮某坤並非我司員工,也不是我司所聘用的臨時工作人員,馮某坤的行爲與我司無任何的關聯。

被告馮某坤辯稱:對原告所主張的欠款金額無異議,但簽收貨物的行爲只是我的職務行爲,原告的訴訟請求與我個人無關,貨物不是我個人向原告購買的。貨物是由我簽收屬實,但我是代馮某良簽收貨物,馮某良聘請我爲員工。貨款應由被告某汙水治理公司、某建設工程公司、馮某良承擔,我僅是某建設工程公司和馮某良雇請的人員,僅代表某建設工程公司和馮某良在工地收取原告的貨物,這些貨物全部用于某建設工程公司和馮某良的工地。

被告馮某良辯稱:我是某建設工程公司的工作人員,原告追加我作爲本案被告不恰當。無論是我還是某建設工程公司,與原告並無買賣關系,不存在權利義務關系。

法院經審理查明,20091019201015期間,尹某先後將多批夾板、方木等木材送至某溫泉汙水處理廠工程的施工工地,均由馮某坤在尹某開具的送貨單上簽收,並注明未付款字樣。2010110,馮某坤以收貨人的名義向尹某出具《收據》,確認因某溫泉汙水處理廠建設需要收到尹某木材(夾板等)價值218241.80元,其中已付20000元,尚欠198241.80元。

某汙水治理公司是某市溫泉鎮汙水處理廠工程的業主,某建設工程公司是該工程的承包商,雙方簽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在某溫泉鎮汙水處理廠工程施工工地的圍蔽外牆上懸挂有施工標志牌,其上標明工程名稱爲某溫泉鎮汙水處理廠,施工單位(總包)爲某建設工程公司,監理單位爲某工程監理有限公司,專職安全員爲馮某坤。工地內某建設工程公司辦公室的牆上懸挂有主要管理人員和辦公電話牌工程概況牌某溫泉鎮汙水處理廠工程通訊錄。其中主要管理人員和辦公電話牌中標明項目副經理安全生産直接責任人爲馮某良;工程概況牌中標明工程名稱爲某溫泉汙水處理廠廠區工程,建設單位爲汙水治理公司,監理單位爲某工程監理有限公司,土建施工單位爲某建設工程公司;某市溫泉鎮汙水處理廠工程通訊錄中登记有被告冯某良、冯某坤的手机号码。某建设工程公司承认冯某良是该司的專職安全員,与该司有劳动合同关系,但否认冯某坤是其员工,也对上述施工標志牌的真實性不予確認。馮某良則稱其與馮某坤是同村人,早已認識,其是通過馮某坤幫忙購買材料的,與馮某坤之間是材料供應關系,由馮某坤向其供應木板、木方。

訴訟中,馮某坤舉證了《鋼腳手架承包協議》、收據等證據,擬證實馮某良是某溫泉鎮汙水處理廠工程的實際承包商,其只是馮某良雇請的工作人員。其中,《鋼腳手架承包協議》首部打印的發包單位(甲方)爲馮某坤施工隊,协议尾部的甲方代表签名爲馮某良;收据由尹某出具,其内容为确认收到冯某良支付的订金5000元和木方款15000元,並約定木材價格由馮某良定價,馮某坤或馮某錫簽收。尹某對上述證據和事實均無異議。某建設工程公司、馮某良對《鋼腳手架承包協議》的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爲該協議是馮某良作爲某建設工程公司工作人員履行職務的行爲,與馮某坤沒有關系;對收據的真實性則不予確認。

裁判結果

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于20121115作出(2010)雲法民二初字第888號民事判決:一、某建設工程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向尹某支付木材貨款198241.80元;二、駁回尹某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後,某建設工程公司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515以同樣的事實作出(2013)穗中法民二終字第42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關閉窗口】

返回首頁|關于我們|交通指引|收藏本站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術支持:南京通達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建議浏覽器版本在IE7.0以上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