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法學園地>案例辨析> 正文案例辨析
工傷認定中對“職工在單位組織的旅遊中死亡是否屬于工傷”的理解適用
发布时间:2014-06-25 14:44:01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0 【字体:

李某某不服廣州市白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案

——工傷認定中對“職工在單位組織的旅遊中死亡是否屬于工傷”的理解適用

 

關鍵詞  工傷認定  單位組織旅遊  溺水死亡

裁判要點

職工參加單位組織的旅遊活動是職工工作的延續,職工在單位組織的旅遊過程中溺水死亡屬于“因工作原因”,應當認定爲工傷。

相關法條

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

案例索引

一審: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2013)穗雲法行初字第174號行政判決(201371)。

二審: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 穗中法行終字第833號行政判決(20131126)。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某起訴認爲,吳某是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的員工。2012826吳某經單位組織前往汕尾紅海灣旅遊時不幸溺水身亡。2012919,原告向被告提出工傷認定申请。2013123,被告做出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书》,认定如下:“吴某死亡为非工伤。”2013131,原告向白云区人民政府申请复议,白云区人民政府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工傷認定决定书》。原告认为,被告认定吴某死亡为非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理由如下:一、依据被告已查明的事实,足以认定吴某死亡为因工死亡。吴某与被告的劳动关系以及其参加的旅游活动是单位组织的这一事实被告已经查明,各方均无争议。被告作出的《工傷認定决定书》查明事实如下:“吴某是广东某制药有限公司的员工。2012826吳某經單位組織前往汕尾紅海灣旅遊,當天1430時左右吳某在紅海灣遮浪鎮半島風景旅遊區海邊遊泳,1600時左右被泳場救護人員發現其溺水,經汕尾市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二、職工在單位組織的旅遊活動中所從事的行爲應當視爲因工作原因外出,在此過程中受到傷害理應被認定爲工傷。(一)《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項明確規定“職工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應當認定爲工傷”,故認定吳某爲工亡具有法律依據。對工作原因的理解,不能僅從該職工與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進行判斷。實踐中,勞動合同不能窮盡和概括職工所從事的和單位指派的各項工作內容,以此爲判斷標准過于狹隘。()职工在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中所从事的行为应当视为因工作原因外出。第一,从單位組織旅遊活动的目的上看,旅游活动是工作活动有机组成部分。一方面,通过旅游可以缓解职工的工作压力,更好地实现工作目的;另一方面,通过旅游可以增强职工对用人单位认同感,增强用人单位的凝聚力,最终还是有利于实现用人单位生产的目的。所以,用人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可以认定为是其工作活动的延续,是用人单位工作机制的一部分。第二,单位组织员工旅游是职工工作的延续,在法律上可视为因公外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之规定,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工伤。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是职工工作的延续,也就是说在單位組織旅遊活动中受伤,从性质上看是职工在工作过程中而受伤,單位組織旅遊外出的行为,就可以认为是因工作原因外出的行为,在此过程中受到的伤害就是“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情形。()工伤保险条例确立的工伤保护的法律原则和精神核心是保障劳动者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后,让没有过错责任的无辜个人获得来自社会的经济救助和精神安慰。因此,本案的现实意义也在于提醒广大用人单位在组织和开展相关活动时,要充分做好各项安全防护措施,确保职工的人身安全。三、目前,单位组织职工外出旅游或进行团队建设活动等已逐渐成为企业加强企业文化建设,进行人力资源培训、加强和培养团队合作精神的重要手段。判断职工所参加活动是否属于工作原因,不应仅从该活动的内容形式予以考虑,更应从该项活动的目的、性质、是否为单位组织安排、费用承担等多方面因素进行审慎考量。因此,根据工傷認定的内涵和主旨,如果职工在单位积极鼓励参加的旅游或者团队建设活动中受伤,无疑构成工傷認定的正当工作原因。综上所述,吴某死亡系属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依法应当被认定为工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項第2 目的規定,被告非工傷的認定結果適用法律、法規錯誤,認定明顯不當,請求法院:1、撤銷被告作出的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书》;2、責令被告重新對吳某進行工亡認定結論。3、由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廣州市白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辯稱,吳某家屬李某某于2012919提交结婚证复印件、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报警回执、遗体火化证明等材料,以《工傷認定申请表》的书面形式,书面向本局申请工傷認定。本局受理后查明:一、第三人是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的合法企业,法定代表人为柯康保,具备合法的劳动用工资格。二、吴某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三、2012826吳某經第三人組織前往汕尾市紅海灣旅遊,當天1430時左右吳某在紅海灣遮浪鎮半島風景旅遊區海邊遊泳,1600时左右被泳场救护人员发现其溺水,经汕尾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本局认为,第三人组织的红海湾遮浪镇旅游活动为员工自愿参加性质的旅游活动,其旅游经费由单位和个人共同出资构成,员工也可携带家属参加本次旅游活动。因此,本次旅游活动是一种福利待遇,可以放弃,与作为义务的工作明显不同。吴某溺水死亡的赔偿责任应由其参加的旅行社承担,而不应扩大解释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因此,吴某在红海湾遮浪镇半岛风景旅游区海边游泳溺水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应当认定为工伤及第十五条视同工伤的规定,应当认定为非工伤。2012123,本局依據該項規定,作出了“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书》,认定吴某死亡为非工伤。该《工傷認定决定书》在20121227送達吳某家屬李某某,在20121227通过邮政快递送达第三人。综上所述,本局本次所作出的工傷認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规正确、符合管理权限、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未到庭陳述。

法院經審理查明:第三人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是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具備合法的勞動用工資格。原告李某某的丈夫吳某生前是第三人公司的員工。2012826(周日)、27日(周一),第三人組織公司員工前往汕尾市紅海灣兩日旅遊。員工自願決定是否參加,可以攜帶家屬,員工的旅遊費用由第三人承擔200元,個人承擔110元,旅遊期間工資照發。20128261430時左右,導遊帶領第三人公司員工到紅海灣遮浪鎮半島風景旅遊區海邊遊泳。1600時左右,吳某被泳場救護人員發現溺水,經汕尾市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2012919,原告向被告请求工傷認定,并向被告提交了职工工傷認定申请表、受伤害经过、结婚证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劳动合同、通知、报警回执、遗体火化证明等材料。被告受理后,于20121115對第三人的員工折某、曾某某進行調查,並制作了調查筆錄。2013123,被告作出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书》,认为吴某此次死亡的情形不属于因工作原因和不在工作时间以及工作场所内,不符合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应当认定为工伤及第十五条视同工伤条款规定,认定吴某死亡为非工伤。该《工傷認定决定书》于20121227送達原告,在20121227通過郵政快遞送達第三人。原告不服,于2013131向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政府提起行政複議。2013327,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政府作出雲府行複【20134號《行政複議決定書》,維持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书》。

裁判結果

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于201371作出(2013)穗雲法行初字第174號行政判決:一、撤銷被告廣州市白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2123作出的穗雲人社工傷認【201286387号工傷認定决定。二、被告广州市白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就原告李某某申请对吴某的工傷認定重新作出工傷認定决定。宣判后,广州市白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1126作出(2013) 穗中法行終字第833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爲:《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工傷:…… ()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本案中,吳某在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的組織下參與了涉案帶薪旅遊活動,旅遊時間占用了一個工作日,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承擔大部分旅遊費用,系原審第三人的單位行爲。而安排集體旅遊活動是職工享受的一種福利待遇,更是單位加強職工之間的團結和睦,增強職工凝聚力,調動職工積極性,提高工作效率的一種手段和方式,是職工工作的延續。因此從涉案旅遊活動的內容形式,以及從該項活動的目的、性質、是否爲單位組織安排、費用承擔等多方面因素進行考量,吳某在廣東某制藥有限公司的組織下參與上述活動,應屬于工作範疇,吳某在活動中受到傷害死亡情形,符合上述行政法規的規定。

案例注解

本案是职工在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中溺水死亡而引发的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属于工傷認定案件中的新情况。审判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是职工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是否属于因工外出,在旅游中受伤或死亡是否属于因工作原因。《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工傷:…… ()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但該條例對如何理解和確定“工作原因”並未給予明確規定。因此,對“工作原因“的合理判斷,不僅應從該活動的內容形式予以考慮,更應從該項活動的目的性質、是否爲單位組織安排、活動時間、費用承擔等多方面因素進行審慎考量。本案中,李某某的丈夫吳某在單位的組織下參與了帶薪旅遊活動,旅遊時間占用了一個工作日,單位承擔大部分旅遊費用,從活動的性質和目的上看,單位組織集體旅遊活動實際是職工享受的一種福利待遇,是單位加強企業文化建設、培養團隊合作精神的重要手段,有別于與他人相約旅遊的私人行爲。單位通過組織集體旅遊等活動,可以加強職工之間的團結和睦,增強職工凝聚力,也是單位調動職工積極性,提高工作效率的一種手段和方式,雙方都會通過旅遊活動獲得利益。因此,單位組織的旅遊活動與工作存在關聯性,是職工工作的延續,吳某在單位組織的旅遊活動中死亡,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規定的“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的條件,應當認定爲工傷。

問題延伸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职工符合本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者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旨在保护相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保障非恶意的劳动者在劳动中伤亡后获得有效的救济。所以对于工伤的认定,在法律条文无明确规定对“工作原因”的理解的情况下,只要劳动者不属于该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应尽可能的朝着有利于保护劳动者利益的角度进行认定。当然,如果职工是因个人目的,在从事个人活动或者是在参加旅游及团队建设活动中擅自违反单位既定安排而从事其他活动时受伤,则不属于因工作原因受伤。因此,根据工傷認定的内涵和主旨,如果职工在单位组织并积极鼓励参加的旅游或者团队建设活动中受伤或死亡,且并无《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并无证据证实吴某违反了单位的既定安排及规定,吴某的行为也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应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一、二审法院在此情况下,认定吴某的死亡应属于工伤,保护了弱势群体,也符合公平正义的社会价值取向,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良好统一。

返回首頁|關于我們|交通指引|收藏本站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術支持:南京通達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建議浏覽器版本在IE7.0以上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