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法學園地>案例辨析> 正文案例辨析
三網融合下廣播權與信息網絡傳播權的重構
发布时间:2014-07-25 10:45:21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0 【字体:

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訴廣州珠江數碼集團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三網融合下廣播權與信息網絡傳播權的重構

 

 

關鍵詞  三網融合  廣播權  信息網絡傳播權  技術中立

裁判要點

廣播電台、電視台或具有廣播電台、電視台性質的特殊主體,通過自己的有線電視網絡設備轉播衛星節目提供給用戶點播、觀看,屬于廣播行爲中的有線轉播行爲,不屬信息網絡傳播行爲。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十一)、(十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二條

案例索引

一審: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100號(2013716

二審: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知民初字第1173號(20131219

基本案情

原告: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廣州珠江數碼集團有限公司。

原告诉称:原告享有涉案电视剧《密使》的独家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未经授权,擅自通过“甜果时光”互动机顶盒形式传播前述电视作品并牟取经济利益,其行为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制止被告的侵权行为,原告支付了公证费285元。爲維護合法權益,原告起訴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立即刪除侵害原告權利的影視作品《密使》;2、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和爲制止侵權行爲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計50310元;3、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被告辩称:第一、被告在自己的“甜果时光”系统内播放涉案电视剧没有侵犯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是一家负责电视传播的机构,被告将电视节目进行录制后,以有线的方式传播给有线电视用户点播观看,这是被告提供的有线电视业务的自然延伸,且该点播业务并非针对所有的网络用户。第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做好涉及网吧著作权纠纷案件审判工作的通知》的规定,只要网吧提供了合法的来源,就可不承担侵权责任,在本案中,被告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签订了概括性的传播合同,有权对浙江卫视的节目进行录播,且被告在传播过程中按合同约定保留了浙江卫视的台标,被告提供的点播业务只是二次重播,故被告的录播行为不构成侵权,即使构成侵权,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三、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原告在基于有线电视的点播范围内不可能有收入,也就谈不上损失;且被告在收到原告律师函后就将涉案电视剧下架了。

法院經審理查明:1、關于涉案電視劇的權利來源及其法律狀態事實。原告提供的音像出版物《密使》的外包裝標示,出品單位爲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東陽大成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經當庭播放該音像出版物,顯示共有30集節目內容,以及“于震飾演于朝陽、于明輝,陳紫函飾演羅美慧,刁琳琳飾演韓露,梁丹妮飾演羅母,張鷹飾演王松山、火魚,王馨可飾演邱曼麗”等演員和角色信息,並顯示“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出品,東陽大成影視傳媒有限公司聯合出品”以及“本作品所有版權歸屬單位——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等版權信息。

20111213,東陽大成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出具《版權聲明書》,聲明其“作爲30集電視連續劇《密使》(導演:盧倫常,主演:于震、陳紫函)的署名單位,對于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已經或將要做出之轉讓、任何授權行爲,均表示授權、同意並確認”。

20111212,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變更名稱爲北京大唐輝煌傳媒股份有限公司。2012320,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影视节目《密使》(导演:卢伦常,主演:于震、陈紫函)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以独占专有的形式授予原告。前述授权书载明,授权范围为“1、信息網絡傳播權,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通过各种传输技术和传输网络进行传输,在不同地理场所,以计算机、电视机、手持移动设备、机顶盒、播放器等为接收终端或显示终端,为公众提供包括但不限于网络点播、直播(不包括传统电视频道播映权)、轮播、广播、下载、IPTV、交互式数字电视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权利和与之相关的复制权、销特权、发行权、放映权及相应增值业务等权利(数字电视、机顶盒传播权不允许在电视台地面播出之前传播,信息網絡傳播權在首轮上星播出之后播出,其播出进度不得超过首次上星挤出该节目新剧集的进度),转授权之权利。2、制止侵權的權利,原告有權獨立以自己的名義或授權第三方以第三方的名義在上述授權內容下追究非法使用授權節目侵權者的法律責任,包括但不限于申請證據保全、財産保全、行政投訴、提起民事訴訟、上訴、申請執行、達成和解、獲得賠償金等,授權期限屆滿不影響原告已經采取上述法律措施,就本條權利轉授權之權利。3、轉授權的權利。授權使用期限爲六年,即20123262018326;獨占專有維權的權利期限具體爲授權影視節目《電視劇發行許可證》頒發之日起至該影視節目授權使用期限屆滿爲止”。

2、關于被控侵權行爲事實。

2012411晚,廣州市廣州公證處公證員羅苑平及工作人員張露莎會同原告的代理人趙煜去到位于廣州市天河區中山大道駿景花園駿弘軒C1616D房現場,趙煜進行了如下操作:一、確認“甜果時光”互動電視機頂盒連接電源,“甜果時光“互動機頂盒連接上珠江寬頻網絡設備(湯姆遜TCM470PMODEM),電視機連接上“甜果時光”互動電視機頂盒;二、接通上述設備,進入“甜果時光”主界面;三、按遙控器上的“點播”鍵,進入“點播”界面後選擇“缤紛影視”欄目接著選擇“缤紛影視”下的“電影”欄目,再選擇“電影”欄目下的“動作科幻”,從列表中選擇《竊聽風雲》,進入電影簡介頁面,選擇播放;……十、返回“點播”頁面,選擇“熱播”欄目,再選擇該欄目下的“電視劇”欄目,于列表中選擇《密使》,隨機抽取6集拖動播放(第一集、第六集、第十六集、第十九集、第二十五集、第三十集)……;公證員羅苑平與工作人員張露莎對上述行爲及過程進行現場實時錄像,並將上述錄像帶回公證處刻錄光盤。2012510,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公證處作出(2012)粵廣廣州第069497號《公證書》,證明該公證書所附數碼光盤爲公證員羅苑平及工作人員張露莎于現場拍攝所得,與實際情況及電視機屏幕顯示相符。

當庭拆封並演示上述公證書所附數碼光盤,影像內容顯示,“甜果時光”系統啓動後,進入點播節目界面,顯示設有“目前租看”、“點播、“回看”以及“熱播”欄目;其中“熱播”欄目下設有“電視劇”欄目,進入該欄目,顯示有包括涉案電視劇《密使》在內的節目信息以及“熱播優惠價5/月,歡迎莅臨珠江數碼營業廳或致電969368訂購”的訂購信息;選擇“密使”後,顯示共有30集,分別選擇其中的“密使(01)、(06)、(16)、(19)、(25)、(30)”,均顯示有關角色及劇組的簡介信息;在播放前述“密使(01)、(06)、(16)、(19)、(25)、(30)”的過程中,屏幕左上角均顯示“浙江衛視”台標,每集影像內容顯示的電視劇名稱均爲“密使”,片尾的演員表顯示“于震飾演于朝陽、于明輝,陳紫函飾演羅美慧,刁琳琳飾演韓露,梁丹妮飾演羅母,張鷹飾演王松山、火魚,王馨可飾演邱曼麗”等,並顯示“北京大唐輝煌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出品”。

庭審中,原、被告雙方確認被控侵權電視的影像內容與原告主張權利的涉案電視劇《密使》一致;原告確認涉案電視劇由“浙江衛視”頻道進行首播。

3、其他查明事實。

原告爲成立于20041110、經營互聯網信息服務等的股份有限公司。被告爲成立于1993526的有限責任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因特網接入服務業務(廣州),信息服務業務(廣東省),數字電視和數字家庭技術開發、系統集成、技術咨詢,利用互聯網絡經營音像制品、遊戲産品、演出劇(節)目、動畫等其他文化産品等;股東包括廣州市廣播電視台(出資比例占52.5%)、中國電信集團廣東省電信公司(出資比例占22.5%)等。

浙江廣播電視集團授權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節目覆蓋辦公室簽訂浙江衛視中國各城市落地覆蓋協議書。2011714,案外人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節目覆蓋辦公室(爲甲方)與被告(爲乙方)簽訂《節目傳輸播出合同》(合同編號:2011-廣東-0026-00106),合同訂明,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節目覆蓋辦公室(以下簡稱浙電)作爲浙江衛視對外覆蓋入網簽約部門,正在開展數字電視頻道傳輸、營銷方面業務;被告是廣州市地區的有線電視網絡運營商,負責電視節目集成與運營,所覆蓋範圍爲廣州市;雙方在被告有線電視網絡覆蓋區域內進行合作,浙電負責將《浙江衛視》頻道信號通過衛星傳輸到被告前端,由被告再自行傳送給用戶;浙電衛視頻道在被告數字前端播出;被告將浙電節目頻道擺放在數字電視平台中播出,節目頻道的傳輸播出費用由浙電按本合同約定價格支付給被告;在合作期限內,被告通過有線網絡向終端用戶提供的節目頻道爲《浙江衛視》;合作期限爲12個月,自2011712012630;本合同傳輸費用由浙電按傳輸播出服務年度支付給被告;浙電的節目僅限于被告在約定的期限內傳輸給其網絡內的用戶收看;被告不得擅自對浙電的電視頻道內容進行調整、變更,不得對播出畫面進行修改,不得擅自截傳、轉讓、擴散上述內容,不得插播廣告;浙電同意被告可將《浙江衛視》節目進行錄播,以用于被告開展的“電視回看(電視時移)”和“點播”業務,但被告在開展上述業務時必須保留浙江衛視台標;浙電聲明並保證其集成的頻道節目內容擁有合法的知識産權,並對內容的合法性和相關版權問題承擔全部責任;浙電有義務保證提供給被告的所有節目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版權,相關版權責任由浙電承擔;該合同自雙方授權代表簽字之日起生效,並自合同屆滿之日終止。

《珠江數碼業務受理單》載明,互動電視是基于有線電視網絡的服務,用戶報裝互動電視需要該地址已經安裝有線電視線路;互動電視基本套餐費按自然月計算,超出基本套餐費所含服務範疇的業務需要額外付費。

裁判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于2013716作出(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100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向廣東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1219作出(2013)穗中法知民初字第1173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經審理認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之规定,著作财产权包括信息網絡傳播權等,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信息網絡傳播權;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原告提交的涉案电视剧《密使》的合法音像出版物外包装上以及该剧播放内容中均标注了出品人为北京大唐辉煌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东阳大成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作品所有版权归属北京大唐辉煌影业投资有限公司等信息,结合东阳大成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版权声明,可以认定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称:北京大唐辉煌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享有涉案电视剧的著作财产权。经权利人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许可,原告在授权期限内享有涉案电视剧的独占专有信息網絡傳播權。

根據(2012)粵廣廣州第069497號《公證書》記載的事實,及被告的陳述,被告基于與案外人浙電簽訂的《節目傳輸播出合同》,將“浙江衛視”頻道播出的包括涉案被控侵權電視劇的部分節目進行錄制後,通過其經營管理的有線電視網絡提供給其有線電視用戶點播、回看,即被告實施了原告所指控的侵權行爲。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根据与案外人浙电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通过卫星传输接收“浙江卫视”频道信号,将“浙江卫视”频道播放的节目进行录制后,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给其有线电视用户“回看”和“点播”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的范围扩展到除了计算机互联网外,还包括广播电视网、通信网等,“三網融合”(即计算机互联网、广播电视传输网、电信传输网相互兼容合并)成为信息传播和社会经济发展的趋势。同时,数字电视技术的发展,“三網融合”带来的机遇,以及社会公众对信息共享多样、便捷的需求,使得广播电视业务也由传统的实时传送逐渐发展到了可以点播、回看等新的业务领域,因此,准确界定被告的行为性质是属于广播行为,还是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是认定被告有否构成侵权的前提。

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关于“廣播權,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的规定,可以看出,廣播權的实施主体具有特殊性,一般是广播电台、电视台。本案中,浙电是“浙江卫视”频道对外覆盖入网签约部门,有数字电视频道传输和营销资质。被告的前身是广州市有线电视网络工程有限公司,经广州市委、市政府批准授权,负责广州市行政区域内有线电视网络建设、管理和运营。根据浙电与被告的传输合同,双方在被告有线电视网络覆盖区域内进行合作,浙电负责将频道信号通过卫星传输到被告前端,再由被告自行传送给用户,被告将浙电节目频道摆放在数字电视平台中播出,节目频道的传输播出费用由浙电按本合同约定价格支付给被告。可见,无论是浙电,还是被告,均是具有广播电台、电视台性质的特殊的广播主体。

其次,从廣播權的表现行为来看,共有三种,分别是无线广播作品的行为、有线传播或转播被无线广播的作品的行为、以扩音器等工具传播被无线广播的作品的行为,三种行为之间具有一种事实上的承接关系,也就是说,从发生先后顺序来看,先有第一种行为,即先有无线广播组织发射无线节目信号,然后再有第二种或者第三种行为,即在无线广播组织发射出信号后,再由有线电视网络经营者通过其设备转播或者传播无线广播组织发射的信号,或者再由他人通过扩音器等工具传播无线广播组织发射的信号。法律规定第二种和第三种广播行为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传送广播节目,由于电磁波的覆盖面、地形等原因,有的地区接收不到或者不能很好地接收电磁波信号或者为了更好、更稳定地接收电磁波信号,需要有线传输解决这一问题。本案中,涉案电视剧由浙电的“浙江卫视”频道首播,可认定其取得了涉案电视剧的廣播權。浙电将“浙江卫视”频道信号通过卫星传输给被告,被告作为广州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通过自己的设备转播浙电发射的无线信号,属于广播行为中的有线转播行为。

再者,浙电将节目同步传输给被告,仅限于被告在约定的期限内传输给其网络内的用户收看,被告不得擅自对电视频道内容进行调整、变更、修改,不得擅自截传、转让、扩散,不得插播广告,虽然被告经许可将“浙江卫视”节目进行录制,用于其开展的电视“回看”和“点播”业务,但仍必须保留“浙江卫视”台标,因此,本质上被告是对“浙江卫视”频道节目的重复使用,其实施的还是广播行为。而且,被告提供作品的对象仅限于其有线电视的用户,并非所有的社会公众,不符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定义。

综上,被告根据与案外人浙电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通过卫星传输接收“浙江卫视”频道信号,将“浙江卫视”频道播放的节目进行录制后,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给其有线电视用户“回看”和“点播”的行为,属于传统广播电视业务的发展和延伸,其行为性质是广播行为,不构成对原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故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和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關閉窗口】

返回首頁|關于我們|交通指引|收藏本站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術支持:南京通達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建議浏覽器版本在IE7.0以上浏覽